長者劇場的開展 / 侯萬雲

撰文:侯萬雲

I. 開始

踏入2015年,莫仔 ── 莫妙英 ── 對我說,要在「鄰舍輔導會」愉景灣分會創立一個「長者劇場」。莫仔是「鄰舍輔導會」的社工。她這個主意雖然對我來說是頗為新鮮,但「長者劇場」早已在許多先進國家盛行多年,而且很有成績,例如日本的《烏鴉,我們上彈吧!》曾經來香港獻藝。我沒認真的深入考究當時香港是否有類似的劇團,若沒有的話,「長者劇場」便是由「鄰舍輔導會」創始,而且還是在愉景灣開始呢!

2008年,莫仔和我有一個經驗,在深水埗「小童群益會」以演出戲劇的形式,指導新來港的婦女走上舞台表演,從而增強她們的自信。其後的成績反映了當她們經過表演之後,的確消除自我孤立的困擾,並同時在團友之間建立新的關係和友誼,這對她們融入社會很有幫助。她們得著的成績也同時令我們更加深信戲劇的影響力。然而,這個經驗是否適用於愉景灣這個社區呢?

愉景灣的居民都是中產階級,他們大多數都受過良好的教育,就算沒有大學程度,也必然經歷過1960年代的書院學歷、更經歷過1970年代香港經濟奮鬥期,以及1980年的香港富庶期。歷練的智慧,到了今天的閑暇,他們便追求生活的質量。所以選擇在愉景灣安居。

CIMG0588
內地來港的媽咪對演戲很投入

2015年3月,第一次和愉景灣眾長者接觸,我們在鄰舍愉景灣分會的一個房間聚會。暢談不久,我播了兩首歌曲給他們聽。一首是Lulu以高齡再度復出演唱她的成名歌曲 “To Sir With Love”,以及Peggy March的 “I Will Follow Him”。Peggy也是在70歲之後重新灌錄她50年前的這首歌曲。

不出所料,他們都是當年的書院仔和書院女,當一聽到這兩首歌,便顯得雀躍的跟著唱,接著進入群體的記憶中,如數家珍的對「當年情」談個不停。從他們的興奮心情來看,「懷舊」可以讓身心舒暢之外,也是對過去數十年的努力付出有了一份自信的肯定。

事實上,年長人士喜歡「想當年」的回憶過去,而我們幾十年來都是和香港一起經歷著許多風風雨雨,當中有傷感的,也有歡笑的。所以,「那些年」或「那一年」所發生的事,其實就是我們的故事。要是單獨的回望自己過去的生活,或許只是一個個不連貫的片段。但,當一起登上舞台,共同交織彼此的記憶,就呈現出一張香港的真實影像 ── 價值與成就。

於是,我們有了一個清晰的方向來創作屬於我們的故事劇本。

「那些年 ──
我們走進時代,飽嚐汗水與歷練,成就了今天。
理想的激情,狂飆的洪流,卻不輕以易言敗,締造了我們的時代。」── 莫仔 ─ 莫妙英

《長者劇場》台前幕後

《那些年2016》謝幕

One comment

  1. 真令我萬二分懷念的劇社,慶幸我有份參與,每一次的演出都令我好回味同享受,好期待下次再有這演出的機會!

    Liked by 1 person

Candy Lam 發表迴響 取消回覆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