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年》偷來的時空 / 張炳玲

撰文:張炳玲

很多人都有「那些年」,我與莫仔認識於一段我沒有工作的日子。有天坐在她灣仔的家,聊天,聊了一些人世間的遭遇,離開時,她說,沒地方安靜就來這裡,這裡很簡單的裝修但有大量陽光。莫仔,就是那麽的陽光讓人温暖。

至於,侯生,我們共事了接近10年,那些年,我全世界飛去採訪,見到侯生的時間不多,我們沒有特別的約去火鍋上酒吧,更多是搭順風車時聊聊天,雖然如此,侯生的温文,尤其是那件白恤衫,讓我們在未深入認識前有一股親切感。

直到侯生出書,他送給我,但我堅持自己買,出書已經不容易,讀者要買書,作者才可以繼續寫繼續出版。在侯生出的書看到侯生的多面體,他作為編輯外的才華。

再見到他們,莫仔和侯生,是因為《那些年》的演出。侯生邀請了《明報周刊》的舊同事去睇劇。

A0233
莫仔,就是那麽的陽光讓人温暖。

台上的佈景充滿了我爸媽年代的顏色穿著的風格在我家家族照片上差不多,唱的歌就是早已被封塵的黑膠,睇完《那些年》我還認真的回家翻出我爸留下的黑膠。

舞台劇是濃縮了一代的寫照,60-70年代的香港,我認為是懷有希望的年代,他們的壞只是古惑縮骨;他們的愛情失敗於太收斂太多顧忌;他們的簡單就是快樂;他們的義氣就是願意收藏小我……一切不如意經歷最後也可以大團圓結局。

《那些年》提醒了觀眾,我們曾經有過的日子,不是未起飛經濟的社會,而是有「希望」的重要性。窮不重要,能上游改善生活是動力。一旦社會成為一潭官僚死水就不再有活力。

看着台上的演員都是經歷過60-70年的,他們的表情比其他的舞台劇演員不一樣,他們多了一份劇本外的「得戚」,這些從眼角從笑容從歌聲從靭靭腳……這些小節是只有他們才能完美地不造作的流露出來,他們的青春歲月織布般填滿香港,這股感染力給我穿越的偷來了時空。

我們一班《明報周刊》的舊同事,也在台下追憶共事的那些年,台上台下都被翻揭着。

香港一頁一頁的向前揭,《那些年》就似一本書的一個編章,缺掉不可,莫仔和侯生,他們的洞察時代的能力實在太強,也能將時代如斯複雜的錯縱混亂整理出一部「視覺歷史」的恩怨情仇大團圓結局的香港希望。

寫這篇的時候,莫仔已經飛去自由的極樂世界,那裡的風景如何,或者莫仔又動起她充滿活力的腦袋又開工了,我們雖未必能看到,但莫仔種下的種子在香港仍然生長。

12096022_10206893893439586_3559548228643901940_n
《明報周刊》的一眾舊同事,還有劉天讕、岑建勳及陳翹英來捧場。前排左邊第一人是作者張炳玲。

 

untitled

【關於作者】

阿炳 ── 張炳玲
資深傳媒工作者  /  藝術策展人 / 2003-2006年香港記者協會主席
曾採訪波黑、科索沃、阿富汗及中東等戰區。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