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編輯人語】➤ 懷念莫仔 / 莫仔的感性文章 / 生活劇本

撰文:侯萬雲

懷念莫仔

每次收到「劇場人物」的來稿,都讓我有很大的感觸,因為大家都有個共同點,就是懷念莫仔,並讚賞她在劇場的貢獻。

那一年和莫仔在深水埗「小童群益會」幫助新來港婦女走上舞台,增強她們的自信,從而融入社會。工作到半途,莫仔給「鄰舍」的東涌分會招攬去服務少數族裔。當時我在想,若她全職在東涌工作,怎可能分心到「小童群益會」呢?這邊的工作便落在我身上,我確實做不來,畢竟面對的是一群婦女,而戲劇工作很多時都會出現少許肢體的輕微接觸,我擔心隨時出現令我木訥的尷尬場面。

還好,莫仔可以完全分心工作,而且一絲不苟,不像某類人的hea住做,說到底她是個100%工作狂熱的人。而,每次教學完之後,她沒和我午餐,匆匆的走去地鐵站乘車回東涌工作。看到她忙碌的奔走,好像沒半點悠閒,我也感到不好受。

莫仔贏得大家愛戴,完全是她對工作的熱成和對人的關心。「劇場人物」Susana在她的文章「世情難料   抓緊現在」就有這樣的回顧:

「每次演出都有不同的挑戰,其中最深刻的演出《戀戀大澳》秋華一角。我很喜歡這角色,但又怕演得不好。還好,莫仔很了解人意,這期間除了星期二和四之外,莫仔便把在《戀戀大澳》飾演我的男朋友Thomas和我找去排練。不停加班排練。上午在莫仔工作的東涌「鄰舍」排,晚上又要在愉景灣「鄰舍」排。真的辛苦了莫仔!」

19575394_996929550449284_1276026303441773667_o (1)

莫仔的一篇感性文章

莫仔留下的文章不多,今期選了她在《傅魯炳攝影集》的前言一文重溫。

傅魯炳是莫仔的丈夫,其夫去世後,留下了很多照片,莫仔決定替他出攝影集。她問我怎樣編好這個攝影集,我看過照片後便將我編這本書的意念告訴她,她感到很滿意,便交由我負責編輯。我給攝影集起了一則副題:「他遺下一個旁觀者的檔案」。

與此同時,我亦答應莫仔為傅魯炳編寫一個舞台劇本,我給劇本起了劇名《沒有下集》,是以「亞洲民眾戲劇節協會」名義在藝術中心上演。

然而,上演那一晚,我不出席,因為他們將我的劇本鬼五馬六亂改,讓我感到憤怒。作為其中一位監製的莫仔也無法阻止他們。就是她亡夫的劇本又怎樣?莫可奈何,只好默默承受。

其後,我和莫仔商量,決定將原名《沒有下集》改為《1970s》,交由「進一步出版社」出版及發行。

歡迎投稿

有長者劇場的朋友問,是否可以寫點散文之類的文章,而這些文章未必和劇場有關,例如住在愉景灣的朋友,看到漂亮的日出,除了把情景拍攝下來,還想寫點感受刊登在《長者劇場》雜誌上。我的答覆是肯定的。因為「劇場」所呈現的本來就是生活。所謂「創作」源於「生活」。所以,很鼓勵大家多寫點這方面的文章,而這些文章隨時會結合成一個舞台劇本呢!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