記 「2021綻放光華」粵曲演唱會 的觀賞

撰文:Hou Wood

兩個月前,在一個午餐聚會時,Candy對我說,7月10號,他們會在愉景灣的「粵曲演唱會」中演唱。我毫不猶豫的說「我要來看」。

喜歡聽粵曲是始於十多年前。那一年途經深水埗南昌街一家唱片鋪,給掛著的幾張黑膠唱片封套所吸引,那是芳艷芬、任劍輝、白雪仙的《洛神》、《梁祝恨史》和《帝女花》。驀然,感觸了一陣子便走進唱片鋪,把3張唱片都買下。回家把唱片放在唱盤時,腦海浮現年少時,母親坐在sofa揚聲對我說:「阿仔,放隻《洛神》畀阿媽聽。」當時,雖不敢違抗母親的吩咐,背著便藐嘴「聽埋晒啲古老嘢」。而今,我每次要放母親喜歡的粵曲來欣賞時,在心中會說「放隻《帝女花》同阿媽一齊聽」。

疫情以來,好友難得聚首,每次相聚總會有「如隔三秋」的感覺。7月10號星期六下午,Albert和我來到愉景灣社區會堂,盛會是由《粵曲傳愛心@DB》舉辦的「2021綻放光華」粵曲演唱會,當中的表演者有好幾位是我們長者劇場的演員,他們是Candy、Shirley 和Tom、Susan和Ronald,以及Steven等。當碰面時,我們都很開心,而讓Albert和我感到更開心的莫過於看到Ronald和Tom兩人精神煥發,神采奕然。

果然,Ronald和他的拍檔Iris合唱《狄青夜闖三關》,在他和拍檔步出台前時,精神飽滿,很有台型,頗有狄青的氣勢。當來到與太座Susan合唱所選的《劫後描容》── 在我看來頗有心思的揀選 ── 兩人唱起來完全投入感情,把哀怨動人的一首戲曲唱得淋淋漓漓,扣人心弦。我覺得Susan的聲線很甜潤,無疑是加深了歌曲的哀傷感。

阿Tom和Shirley兩人也合唱《狄青夜闖三關》,兩人的表演出乎我意料的好,聲情並茂,非常吸引,尤其唱到「三杯落肚」之後,Shirley這位公主開始大醉昏昏,Tom於是問「公主,你醉嗱?」此時,Shirley好像「湘雲慢起秋波,見了眾人,又低頭看了一看自己,方知醉了」的合上眼睛。精彩!

Tom和Shirley唱完之後,我對Tom說「你的公主醉得好靚!」

向來喜歡唱而又擅長唱歐西流行曲的Candy,唱起粵曲來另有一番韻味。特別是她以「平喉」和她的拍檔梁凱華合唱的《艷曲醉周郎》,她的聲線渾厚,同時掌握演唱的技巧和感情表達,很有鐵骨柔情的味道。

當日,Albert告訴我說,Steven的喉嚨有點問題,所以在那天演唱會,他並沒有和同學合唱,確實可惜。不過,他也有上台參與群唱,與一眾同學合唱了兩首《紅綿贊》和《鳳閣恩仇未了情》之「胡地蠻歌」。

其實,我們長者劇場的這幾位演員和其他表演者都是《粵曲傳愛心@DB》的學員,而且參加了很多年。所有表演的學員大部份都是退休年齡,有幾位還是八十多歲呢。他們不是追求要成為大老倌,只是喜歡粵劇歌藝,以唱歌和表演來作娛樂 。但,就算只為娛樂,他們也有一個目標 ── 要提升自己 ── 憑著一顆熱誠與志趣的心,追求更高水準的唱腔藝術。問題是「追求高水準的唱腔藝術」不是靠個人的一鼓作氣就成事,必須有導師的悉心指導才成。

音樂會的壓軸演出是由兩位導師 ── 一丁老師和王老師 ── 合唱的《大斷橋》。在兩位導師走上台之前,所有學員都肅靜端坐,而最令我感到驚奇的,有三位年紀很輕,大概十八歲左右的少女,急忙走到最前排「坐定定」的等待聆賞兩位導師演唱。她們這一舉動跟我年少時「嘴藐」粵曲是「古老嘢」的行為反差很大。明顯地她們比我更早領略粵曲是寶, 特別是當香港昔日聆賞粵劇的地方早已消失得無影無蹤之後,她們的出現正好是時候將粵劇戲曲樹回昔日的光輝 ── 讓導師悉心栽培,再由他們來弘揚。

後記:過去五年,每次「長者劇場」上演新劇,趙博士都會來捧場觀賞。是次的演唱會,他的夫人卡文演唱一首《紅鸞喜》,卻由他以琵琶來伴奏。對我來說,趙博士以琵琶伴奏已經是個錯愕,而他彈得一手絕好的琵琶更是個驚嘆,配合他太座卡文的亮麗聲線確實相得益彰。

這一天 ── 四小時的演唱會 ── 我得著的很豐富!

005
右起:一丁老師、王老師、Ronald、Steven、Tom、Candy、Houwood、Shirley、Susan、Albert、小丁(一丁太太)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